进口关税下调后

2020-06-29 07:25

这样的例子也可以说明近年来“跨境电商”火爆的原因:“海外直采”、自建仓储、“既是采购商又是零售商”等多重因素令商品保持了价格优势。以前文举例子的两款日本进口纸尿裤为例:花王m64在一些电商平台售价在人民币106元至116元左右,大王天使m46售价则为198元。

以最受欢迎的日本进口花王纸尿裤为例,传统包装m64(中号,每包64片)价格在日本亚马逊上的零售价格约为人民币99.75元(1999日元),但在北京的各家孕婴童连锁店里138元还是“折后价”。在部分高档进口商品超市或会员制超市,该款纸尿裤售价高达180元,加价率高达80%。

“但这仅仅意味着商品在关税层面的成本价降低了。”张斌表示,消费者是否因为关税降低而真正在价格上受益,还需要综合考虑市场供给、商品特性以及经销商的态度。商品定价不受政府规定。“所以,只能这么说,进口关税下调后,商品降价的可能性大了,却不是必然下降。”

雅诗兰黛的小棕瓶、迪奥香水、波比布朗的粉底液……昨天,市民冯小姐的手机上,收到了好朋友发来的一大堆购物清单。清单上,全是让她在首都机场免税店帮忙购买的化妆品。 “关税降了,这些化妆品能便宜多少?”冯小姐在心里盘算着。

根据财政部公布的消息,此次涉及下调关税的产品包括服装、鞋靴、护肤品、纸尿裤等。

一直以来,部分商品国内外差价较大,被认为是消费外流的主要原因。小到马桶盖、奶粉,大到游艇、房产,中国人在海外吃穿用住皆有大量消费。那么,政府降关税又调整消费税,会带来进口消费品价格的下降吗?记者调查发现,税的确是一个重要原因,但并不主要是关税,主要原因是税制结构的差异性。

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和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长官尹相直6月1日在韩国首尔分别代表两国政府正式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大韩民国政府自由贸易协定》,并于签署仪式后共同会见记者。

进口化妆品,一直是国人去海外购买的主要商品之一。关税下降,消费者到底能从中得到多少实质性的优惠?记者假设某款护肤品的报关价为200元,政策调整后,关税成本将从以前的13元降为4元。

“服靴、护肤品、纸尿裤等商品在我国税收体系中占比不大,但却都是消费者十分喜爱和必需的商品。”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表示,降低此类商品的进口关税,对税收和财政的影响有限,却可以拉动国内消费快速增长,具备较高的性价比。

在母婴垂直电商蜜芽宝贝刚刚结束的大型促销活动中,花王纸尿裤最便宜的一款仅售价59元,大王天使全系列售价低至149元。(记者 窦媛媛)

除此之外,进口商品价格高还取决于商家定价策略以及中间环节费用。由于需求强劲,很多国际品牌在中国的定价明显高于欧洲、日本等国家。以香奈儿为例,近两年由于销量持续下降,去年底开始下调在中国定价,基本与欧洲持平,相当于在原价基础上打了七折。

另一款颇受中国妈妈喜爱的大王天使m46(中号,每包46片)纸尿裤,日本亚马逊售价为人民币97元(1946日元),北京超市和孕婴童店里零售价却高达238元至258元,加价率超过165%。

此前,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表示,中国跟新西兰签订自贸协定以后,新西兰奶粉价格降到一半还不止。很多人到韩国买化妆品,中韩自贸协定签署一实施,这些产品价格就会大幅度下降,就不用大包小包从韩国往国内背。(记者 于建)

以一款在日本售价为1300日元(68元人民币)的热销纸尿裤为例:中国采购商遇到的第一层加价是日本贸易商,这一环节后,纸尿裤的价格便变成了每包人民币80元左右。装箱完成的纸尿裤运到日本名古屋等各大港口这一环节,要付出到港运输费等费用,同时中国贸易商完成第二层加价获得利润,纸尿裤的价格上涨为每包人民币100元左右。

那么,究竟是哪些环节的层层加价,让纸尿裤价格从“平民”变“贵族”?

由此可见,在这包进口纸尿裤的“奇幻之旅”中,税费仅占很小的一部分。促使纸尿裤价格“水涨船高”的因素中,冗长而繁琐的贸易环节层层加价,零售终端花样百出的各种费用占主要地位。这就意味着,即使国家下调关税,但通过传统贸易方式进口的纸尿裤产品依然会保持较高的零售价格。

接下来,纸尿裤运至中国港口,在付出国际物流费、报关费和税费等成本后交付到总批发商手中,价格变为110元左右。随后再经过区域批发商之手发往国内零售企业,除利润外还要缴付零售环节的各种进场费、促销费等,最终售价在120元至130元之间。

同样的商品在美国和国内销售,美国按销售价格约5%到7%征收销售税,国内按销售价格17%征收增值税。这是因为,美国主体税种是个税,而国内是增值税等流转税,流通中的商品价格中含的税更多。

中韩自贸协定是我国迄今为止对外签署的覆盖议题范围最广、涉及国别贸易额最大的自贸协定。根据协定,在开放水平方面,双方货物贸易自由化比例均超过税目90%、贸易额85%。协定范围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和规则共17个领域,包含了电子商务、竞争政策、政府采购、环境等“21世纪经贸议题”。同时,双方承诺在协定签署生效后将以负面清单模式继续开展服务贸易谈判,并基于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模式开展投资谈判。